隨著城鎮化建設的逐步深入,社保的作用日益凸顯,並已被提到“成敗關鍵”的高度。
  “長期以來,我們對城鎮化問題的討論,並沒有真正觸及問題的要害,真正的問題是社會保障相對滯後。”近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原副委員長成思危在第五屆中國經濟前瞻論壇上表示。
  統計數據顯示,最近10年,我國每天消失80個村落,城鎮化率每年都在以1.36個百分點的速度穩步增長,城鎮化率已相當於世界平均水平。但是,其中的社會保障體系建設明顯滯後於人口遷移流動的步伐、滯後於城鎮化的步伐,而這也最終成為斷保問題大面積出現的根本原因。
  中國社科院近期發佈的2014年《社會藍皮書》中顯示:2012年,城鎮基本養老保險和新農保的參保率分別呈上升趨勢,其中,城鎮職工人均養老金水平已達2.09萬元,新農保為859.15元,兩者養老金水平相差24倍之多,而這也成為阻礙城鎮化進展的關鍵因素。
  城鄉社會保障差異巨大
  隨著城鎮化的發展,城鎮就業人員不斷增加,但大量從農村流向城市的人口的保障水平卻非常低。
  近些年來,農村雖然已逐步建立起新型農村合作醫療、新型農村養老保險和農村低保等社會保障項目,但是相對城市而言農村社會保障依然存在著項目不全、覆蓋面狹窄、保障水平低、社會化程度低等一系列問題。
  以養老保險為例,目前我國新型農村社會養老保險的養老金中位數為每年720元,而城鎮及其他居民養老保險的養老金中位數為每年1200元,前者僅及後者的60%。同時,城市靠離退休金的占2/3,而農村只有4.6%。
  很明顯,從保障水平看,城鄉社會保障的差異巨大。
  “城鎮化不是簡單的戶籍關係轉移,而是要讓城鎮對農村人口有吸引力。這種吸引力不只體現在城鎮規劃、基礎設施建設、社會文化生活上,還要更多地體現在養老、就業、醫療、教育等社會事業發展水平上。”1月16日,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政策研究中心秘書長唐鈞接受《華夏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新型城鎮化過程中應加速推進社會保障制度的銜接與整合。
  而這種銜接和整合不光是涉及待遇核定計發水平方面,同樣包括制度模式、籌資機制、運行機制等多方面。據記者瞭解,隨著改革的深入和城鎮化進程的加快,人口流動規模不斷擴大,相關制度銜接不夠、分散和交叉等缺陷已逐漸顯露出來。
  社保資金壓力驟增
  其實,新型城鎮化的步伐大不是問題,社保制度存在城鄉差別也沒有太大關係,關鍵是相關的社保資金如何跟上。
  “城鄉二元的社會保障制度是一種不平等的制度,這個問題在城鎮化進程中已經凸顯,保持這種形式也可以,只要城鄉的保障水平一樣就成,但是,在城鄉保障水平差距大的情況下資金來源就成了關註的焦點問題。”1月16日,國家發改委宏觀院社會發展研究所所長楊宜勇接受《華夏時報》記者採訪時強調。
  據記者瞭解,由於當前並沒有針對失地農民行之有效的社會保障制度,以土地換保障的形式在現實操作中還存在很多難題。
  同時,在楊宜勇看來,流動人口所擁有的養老和醫療水平很低,如果一味地將這部分人員的待遇提高到城鎮戶籍人口的水平,勢必會給社保資金帶來壓力,加重養老金缺口的程度。
  國家統計局公佈的數據顯示,2012年中國城鎮化率達到52.57%,但只實現了35%的戶籍人口城鎮化率。這意味著,還有2.5億左右的農民工難以享受到城鎮基本社會公共服務,如果實現城鄉社會保障並軌,僅以這部分數據估算的話,那麼僅城鄉養老保險並軌過程中總的資金缺口就會高達30.69萬億元,其中企業需要承擔23.22萬億元。
  據悉,城鎮化社保資金的融資渠道將採取多元化,其中重點就是鼓勵社會資本參與城市公用設施投資運營。而在過去,城鎮化資金來源主要靠政府,但地方政府財力有限,只能借錢,導致一些地方債務問題不斷,其中應向農民給付的社保資金更是無法得到保障,從而影響了城鎮化的進程。
(編輯:SN013)
創作者介紹

tvdyvbgufdxm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